发布日期:2016-03-27
科普小馆:毛鳞片应该怎么保护呢?

说洗发时,洗发水把毛鳞片彻底打开,便于洗去污垢、彻底清洁发丝;而护发素则在清洁后关闭、收紧毛鳞片,防止头发受损。那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?今天霸王哥就来破除流言,毛鳞片可不是你想关就能关,想开就能开的哦!怎么保护毛鳞片?大家一起来看“真相”!


1,毛鳞片是什么?

头发的美感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毛鳞片的健康程度。什么是毛鳞片?这得从头发的结构说起:

头发的结构

头发的最外层,是毛小皮,也就是通常所说的“毛鳞片”。这是7~10层已死亡细胞[1],如鱼鳞般覆盖在头发表面。健康的毛小皮完整、服帖,因此头发表面很平滑。照射到头发上的光线中,许多光束发生了镜面反射,使秀发看起来“光泽亮丽”。而如果毛小皮翘起、破损甚至缺失,那么粗糙的表面将光线漫反射出去,头发自然就没有光泽了。

毛小皮之下是头发的真正主体,毛皮质。它占到头发总重量的90%以上,主要由角蛋白组成[2]。头发的颜色、曲直等各种秘密都藏在毛皮质里。头发中央则是毛髓质,它对头发特性的影响就很小了[3]。


2,毛鳞片不是你想关,想关就能关

了解了头发的结构,就不难明白,为什么文章开头的流言会如此重视毛小皮了。问题是,流言所说的,毛小皮会被洗发水打开又被护发素关上,究竟是否正确呢?

果壳网编辑在刚刚结束的第22届世界皮肤科大会(WCD)上,采访到了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生化免疫学博士卡索农(Jasmine Karsono)和美国辛辛那提大学分析化学博士托马斯(Jeni Thomas)。两位专家都反复强调说,毛小皮并不像电灯的开关,不是说开就开、说关就关的。毛小皮如果受损翘起,很难回复初生时的健康闭合状态。

洗发对头发的伤害并不是由于洗发剂、水或温度使毛小皮张开而造成的。毛皮质的主要成分是角蛋白。它们爱吸水,易膨胀[2][4][5]。洗发时,发丝膨胀,变大变软 ,平时附着在毛小皮上起润滑保护作用的油脂也都被洗去了,当它们被揉来搓去时,发丝间的摩擦增大,毛小皮就容易张开、翘起、继而受损。另外,染发、烫发时使用的强氧化剂、高温等,也会让毛小皮产生严重的张开、翘起。

而洗发水中添加的护发成分,并不能使毛小皮闭合,也就不会引起毛小皮“纠结无奈”乃至“疯掉”了。


3,我永远保护,从此不必再流浪找寻

护发素既然并不提供让毛小皮闭合的外力,那它到底会起什么作用呢?。它首先填补在毛小皮张开的空隙处,进而在整个头发表面形成一层润滑层,减少发丝之间的摩擦,让它们不要相互伤害。就好像给发丝打蜡一样。无论是风吹日晒、梳理吹干、烫发染色等等哪种原因引起的毛小皮张开受损,护发素都能提供这样的润滑、保护作用,是名副其实的“万金油”。

如果你既用过二合一洗发水,也单独使用过护发素,那么你对护发素的作用一定体会得更深——单独使用护发素为头发带来的顺滑效果更明显。这与不同洗护产品中的护发成分配方及含量有关。当然,二合一洗发水也有自己的优势:它在洗发过程中,可以在一开始就给头发涂上保护层,其中的护发素成分往往还包含某些控制发丝膨胀的化合物,可以减小摩擦。事实上,目前市面上即便是未标明“二合一”的洗发水中也都添加了如鲸蜡醇、硬脂醇等起润滑、保护作用的成分,已经几乎不存在绝对意义上的单一洗发水。当然了,如果你能在使用洗护二合一洗发水后再追加使用普通护发素,保护效果会更好。


4,你伤害了我,还一笑而过

虽然头发“不怕洗”,但千万不要觉得毛小皮就是铜墙铁壁了。头发也有“年龄”。平均而言,健康的头发每月生长1cm左右。以60cm的头发来算,如果说发根部是新生的婴儿,发梢部可就5岁“高龄”了。在这5年中,风吹日晒、梳洗吹干,更何堪又染又烫。想永葆青春的美女们,也一定要注意留住发梢的年华啊!否则,就看看下面的例子吧:

果壳达人lalunasun的日志 《让你梳湿头发,受损了不!》 中引用的图片,对比了有无护发效果的洗发水清洗后,湿梳700下的后果:只是不用护发素,湿着梳头发,就会导致毛小皮的严重损伤。


5,结论

洗发时,洗发水并不能打开毛鳞片。但发丝遇水膨胀,摩擦增大,使毛鳞片更易受损。护发素的原理是覆盖在发丝上,起润滑、保护作用。 因此,二合一的洗发水并不会导致毛鳞片错乱,反而能保护头发。但从市面现有产品的配方来看,二合一洗发水+护发素的组合是最保险的。


参考资料:

[1]Leszek J. Wolfram; Martin K. O. Lindemann (1971) Some Observations on the hair cuticle, J. Soc. Cosmet. Chem., 22, 839-850

[2](1, 2) Clarence R. Robbins (2002) Chemical and physical behavior of human hair (4th ed.)

[3]Rira C. C. Wanger; Pedro K. Kiyohara;Marina Silveira, Ines Joekes(2007) Electron microscopic observations of human hair medulla, Journal of Microscopy Volume 226, Issue 1, pages 54–63

[4]盛友渔,杨勤萍,石建高,徐峰,任永涛,慕彰磊. 汉族青年头发物理化学特性的初步研究. 中国临床医学,2008年15卷 第05期

[5] D. H. Powers , G. J. Barnett (1953) A study of swelling of hair in thioglycolate solutions and its Reswelling, J. Soc. Cosmet. Chem 4:92-100

本文转自果壳网(guokr.com)

粤ICP备09165320号-1 粤ICP备09165320号-1